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公司怎么做好SEO网站优化?

来源:优联互通 2020年12月09日 10:25

公司怎么做好SEO网站优化?现如今,很多公司都会建设自己的网站,以此来宣传自己,但是很多公司不知道优化的重要性,从而网站没有很好的排名,下面来告诉你怎么优化网站。

  1、内部优化

  当前,随着搜索引擎算法的多样化和复杂性,内部优化在搜索引擎优化中的地位日益重要。内部优化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优化:关键字优化,URL优化,代码优化,网页结构优化和网站结构优化。关键字优化是最基本,最重要的内部优化。它确定是否有更多用户可以找到相应的关键字,并使网站的目标关键字在特定搜索引擎上获得更好的排名。

  2、注意用户体验

  对于公司网站,构建网站的主要目的是让用户找到所需的信息,并吸引客户访问并增加网站的关注度。从建设的初始阶段开始,网站就域名选择,网站结构,网页样式和代码编写方面一直致力于精简和清晰。不要使用会影响网页打开速度的大量动画效果或元素,以便用户可以轻松地打开网页并快速找到所需的信息。

  3、关键字研究

  关键字的选择决定了网站的主要任务,以便在搜索引擎上获得良好的排名。因此,对于专业的seo研究人员而言,研究关键字是用户找到自己的网站的重要指标,可以显着提高网站的访问量和排名。

  上述分享了怎么做好SEO网站优化的一些方法,当然优化的方法肯定不止这些,网站优化是通过我们不断的分析搜索引擎的抓取规律,从而来提高网站的排名,达到希望上面的几点可以帮助到你,

可以找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10年优化优化经验,白帽技术正规技术,可以联系13539285443


相关推荐

让利减少,佣金提高,商家又该如何生存?

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2020年07月16日 10:56

思瑞浦冲刺科创板:神秘“客户A”贡献六成营收,上市前夕华为子公司入股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徐超见习记者王颖无锡报道近日,思瑞浦微电子科技(苏州)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思瑞浦”)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得受理。据了解,思瑞浦主营业务为模拟集成电路芯片的研发和销售。招股书介绍,思瑞浦的模拟芯片产品已进入众多知名客户的供应链体系,包括中兴、海尔、宁德时代、海康威视、科大讯飞等。而从股权结构看,思瑞浦无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是知名的半导体投资基金华芯创投。值得关注的是,思瑞浦还与华为是关联方,在思瑞浦接受上市辅导的半年前,华为新设全资子公司哈勃科技入股思瑞浦,成为第六大股东,持股比例8%。思瑞浦于2016年挂牌新三板,证券代码为837539,目前仍是新三板挂牌状态。“这不影响它申请科创板上市。对于挂牌公司申报IPO,涉及在新三板的信息披露、停复牌、终止挂牌等事项的办理,目前已有成熟的制度安排,对申报科创板上市的挂牌公司同样适用,可正常办理。这在2019年3月就开始推行。”从事金融服务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业绩波动大财务数据显示,报告期内(2016年-2019年),思瑞浦营收分别为1.12亿元、1.14亿元、3.04亿元,2018年和2019年营收增幅分别为1.91%和166.47%。2019年公司营收上升的主要原因为,自2016年至2018年,公司先后进行了新系列转换器产品和新系列线性产品的开发,2019年该产品销售开始放量。2016年—2019年,思瑞浦实现归母净利润512.47万元、-888.94万元、7098.02万元,2018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273.46%,2019年就扭亏为盈,归母净利润增幅达898.48%。思瑞浦表示,净利润先降后升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在2018年加大了研发及销售方面的投入,在收入成本较上年变动不大的情况下,研发费用及销售费用分别增加1208.24万元和387.66万元,导致净利润较上年有所下降;2019年,营业收入较上年增长较多,导致净利润较上年增长较大。思瑞浦的主营业务收入构成分为信号链模拟芯片和电源管理模拟芯片两部分。其中,信号链模拟芯片(包括线性产品、转换器产品、接口产品)在公司近三年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99.81%、99.77%、97.92%;电源管理模拟芯片收入占比分别为0.19%、0.23%、2.08%。思瑞浦表示,信号链模拟芯片产品销售均价在2019年度较2018年度有明显的上升,主要系产品结构变化所致。2019年度公司向通信市场销售的产品开始放量,且所销售的产品技术含量和集成度较高,导致成本较高,因此销售均价高于公司以往销售的其他型号。2019年,公司信号链模拟芯片收入2.97亿元,是上一年该产品收入的2.6倍。信号链模拟芯片的价格也同比提升了96%,从2018年0.28元/颗提升至2019年的0.56元/颗。第一大客户营收占比近六成细究思瑞浦2019年营收暴增近两倍的原因,除了前述思瑞浦所称“产品结构变化”,或与其2019年新增的第一大客户——“客户A”有关。2017-2019年,公司向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金额占当期销售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2.06%、45.74%、73.50%,公司第一大客户占当期销售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3.09%、12.06%、57.13%。显然,2019年度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占比陡增是因第一大客户占当期销售总额的比例较高所致。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思瑞浦近三年前五大客户名单,2017-2018年,思瑞浦的前五大客户较为稳定,分别上海三目宝、深圳中电、广州周立功、深圳沃莱特和上海蓝伯科,仅排名不同。而2019年前五大客户则新增了客户A和深圳中兴康讯。其中,未披露公司名称的客户A颇为神秘。客户A为思瑞浦关联方,2019年一跃成为思瑞浦第一大客户,思瑞浦对其销售金额1.73亿元,在营收中占比高达57.13%。深圳中兴康讯亦为中兴公司关联公司,思瑞浦2019年对其销售金额1284.89万元,在营收中占比4.23%。对于客户A的身份,《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思瑞浦,其工作人员表示会转达给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未有公司人士联系本报记者。不过,思瑞浦工作人员日前曾对媒体表示:“客户A全称已申请豁免披露。公司与客户A之间的合作合理合规,不存在赊销做大营收。”根据招股书中对客户A的描述,该公司为本土的系统厂商,2016年开始,思瑞浦与其建立合作关系,着手为其开发多种高难度的模拟芯片;2017年底,思瑞浦获得客户A合格供应商认证;2018年底,思瑞浦获得客户A认可而开始被其采购;2019年度,客户A向思瑞浦的采购开始放量,成为思瑞浦第一大客户。报告期内,公司向客户A销售的产品已用于其终端产品中。思瑞浦强调,虽然公司对客户A的销售额占当年总收入的比例超过50%,但公司对其他重要客户的销售额同样有所增长,故不存在严重依赖少数客户的情况。华为供应链国产替代再下一环招股书显示,思瑞浦股权结构较为分散,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为华芯创投,一支专门定位于半导体业的投资基金,投持股比例为24.74%,未超过30%,且根据公司目前的实际经营管理情况,公司重要决策均属于各方共同参与决策。住的注意的是,思瑞浦第六大股东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哈勃科技”),是华为全资子公司。2019年4月1日,思瑞浦召开股东大会决议同意增发股份,增发部分由哈勃科技全部认购;5月15日,思瑞浦原股东与哈勃科技签署《投资协议》,确定哈勃科技认购金额合计7200万元,单价32.13元/股。自成立以来,哈勃先后投资了第三代半导体材料碳化硅龙头企业山东天岳、专注晶圆级光芯片的鲲游光电、高速传输芯片设计公司新港海岸等。显然,哈勃的投资专注于华为供应链上下游国产替代的需求,而对思瑞浦的投资,也是这条产业链上的一环。《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此前多家券商在研报中将思瑞浦视为模拟芯片的国产替代标的,不过,其产品与国际龙头企业相比应仍存在不小的差距。思瑞浦在招股书中坦言,与国际模拟芯片企业相比,中国本土公司发展时间较短,在技术储备和产品种类上仍存在一定差距,导致产品结构的多样性不足。在高精度运放、低噪声仪表放大器、高速接口芯片、高性能电源管理、高速ADC芯片等高端模拟芯片细分领域,国内模拟集成电路设计行业在设计环境、设计工具、设计人才和设计经验等核心技术方面与世界先进水平还存在较大差距。“但是在半导体核心器件国产替代加速以及下游终端应用爆发大背景下,相关企业将充分受益。虽然没有数字芯片那样大赚眼球,但模拟芯片应用场景广泛,5G、AIoT和自动驾驶等热门领域,均是模拟芯片未来的机遇。当前,华为等终端厂商正在推进核心器件国产化,模拟芯片国产替代将是大势所趋。”高端制造行业分析师张雨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2020年04月25日 11:58

美国疾控中心实验室污染造成全美新冠检测延迟

当地时间4月18日,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实验室污染问题导致该机构未能迅速研发出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工具,从而导致全美新冠病毒检测工作的延迟。报道称,由于美国疾控中心生产试剂盒的实验室违反了合理的生产规范,导致用于高灵敏度检测过程的三个测试组件之一受到污染。《华盛顿邮报》称,1月下旬,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向全国26个公共卫生实验室发送了首批检测盒,部分地方公共卫生实验室发现检测盒的缺陷。据知情人士表示,在分析从病人身上采集的样本之前,使用试剂盒的26个实验室中有24个出现了假阳性反应,从而引发了对这批试剂盒的关注。而根据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一份声明表示,经过对试剂盒的检查证明了它的设计是正确的,试剂盒所产生的问题是由不合格的生产操作造成的。《华盛顿邮报》根据对联邦政府文件的审查,以及对30多名现任和前任联邦政府科学家及其他知情人士的采访后了解到,在出现问题后,美国疾控中心官员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移除不必要的实验步骤,加剧了在生产和分发试剂盒上的延误,从而导致了全国范围内的检测延误。目前,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正在对测试套件的生产和分发进行调查。

2020年04月19日 11:14